留学优势

上海留学中介|上海留学中介排名|上海美国留学中介|上海出国留学中介|上海留学机构

阿兰·谢泼德高级中学的一个英语重点班级里,二年级学生们正在分析杜鲁门·卡波特的《冷血》,不过他们却用另一本书作为辅助——这本书里都是图画,人物的对话则出现在角色上方的对话框里。这本书是《堪萨斯州的卡波特》——一本地地道道的漫画书,不过它现在有了更优雅的名字——绘本。

许多教师在教授学生时都使用了绘本,这种曾经充满争议的教学形式现在已经被高中课堂所接受,这些针对经典文学、科学、数学和其他学科改编的漫画书籍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教授这节英语课的教师是埃里克·凯伦伯恩。他的学生们似乎很喜欢这种学习形式。“它是《冷血》完美的辅助读物。”二年级学生凯尔·朗菲尔德这样评价《堪萨斯州的卡波特》。他认为,这本书帮助他更好地理解作品。最近,16岁的凯尔和他的同学们一起参与了一个课堂讨论,讨论中他们比较了《堪萨斯州的卡波特》和《冷血》两部作品,在过去这样的讨论是极其少见的。

丹尼尔·阿金塔是林肯郡的阿德莱·E·史蒂文森高中的一名教师。大约八年前,为了帮助一些阅读困难的学生,他和同事们一起将绘本《鼠族》引入了课堂。“人们认为我们疯了。”阿金塔说。这本表现了犹太民族在二战期间悲惨遭遇的绘本在1992年获得了普利策奖,这是绘本第一次获得普利策奖。

那时,蒂文森高中的许多学生已经阅读过埃利·威塞尔关于二战中犹太人大屠杀的《夜》,因此阿金塔想找一本视觉上更具有冲击力的作品来吸引学生。阿金塔说,许多同事认为《鼠族》这样的绘本形式不够正式和严谨,但是学生们非常喜欢它。当时他和同事们为帮助教师教授《鼠族》所开设的网站现在依然被频频访问,更不乏发电子邮件来询问者。

南加州大学助理教授凯伦·葛文根对绘本颇有研究,她指出,近十年来绘本在美国的销量增长了40%。公共图书馆把这些书加入书库后,借阅量有了明显增加。“几乎所有孩子都爱它们。”

葛文根说,阅读绘本能帮助学生发展语言技巧,培养批判性思维。20世纪70年代,伴随着威尔·艾斯纳《与上帝签约及其他一些关于租住的故事》横空出世,人们才对绘本有了全新的看法。“当《鼠族》获得普利策奖时,我觉得一切都被改变了,”她说道,“这使绘本这种形式获得更多认可。”

最近,许多州开始使用新的核心标准,绘本更加成为主流。2014年至2015年,伊利诺伊州公立学校的学生们会被要求参加相关的考试。“核心标准特别提及了绘本。”伊利诺伊州英语教师联合会的会长米切尔·雷恩说。标准中提到,教授文学和阅读技巧所使用的文本包括了幼儿园使用的图画书,以及高中使用的绘本。那些不熟悉课堂中的绘本或警惕当代文学转向的父母们可能会对此非常惊讶。专家表示,这一地区是否还会加大绘本的使用力度,暂时还未知,这可能取决于老师和课程设定的官员们的意向。

詹姆斯·博基·卡特是德克萨斯大学的助理教授。他出版了一本著作,来引导教师更好地搭配使用传统课文和绘本。“如今,我们不应该孤立地学习课文了。”卡特认为绘本是学习课文很好的辅助材料。他努力消除许多人对绘本的偏见,即它们只是给儿童或者阅读困难者看的。

上海留学中介|上海留学中介排名|上海美国留学中介|上海出国留学中介|上海留学机构

美国名校